【小孩能去南極嗎】南極旅行對小朋友的要求是什麼 |10歲小孩子可以去南極嗎 |幾歲小朋友能去南極旅遊 |

【小孩能去南極嗎】南極旅行對小朋友的要求是什麼 |10歲小孩子可以去南極嗎 |幾歲小朋友能去南極旅遊 |
0 0
Read Time:7 Minute, 24 Second

南極旅行兒童限制,主要來源於南極郵輪公司規定。

每家公司要求,。

總結下來,大部分公司於兒童要求可以概括兩條:同時,兒童南旅行中,有些可選遊覽活動是受限。

例如:皮划艇、露營。

要求嚴格夸克探險公司例説。

要求如下:其他公司要求大致相同,基本是需要於8歲,且有大人陪同。

然後需要父母填寫一個授權反饋表。

(夸克探險以外,其他公司沒有發現身高、體重要求)不過,這個不是。

比如有加拿大郵輪公司接待過中國一家三口,孩子只有4歲。

這種於8歲情況,可以找郵輪公司申請。

郵輪公司會實際情況審核是否。

年齡上限,基本沒有要求。

只要身體條件允許。

我南見過年齡老人,是一位英國老先生,82歲。

事實上,去南極旅行外國遊客,多數是退休了老年人。

目前只有一家郵輪公司,出過關於身體條件標準,那:可見,南極旅遊,身體條件要求,。

綜上,南極旅行基本需要提前鍛鍊身體。

到小朋友年齡話,有一條紅線是:5歲以下小朋友不能下船、不能登陸南極。

説,即使有些船公司允許5歲以下小朋友登船,但是到了南極後,小朋友只能待船上,而不能去巡遊或者登陸,而且,有一位監護人船上照看小朋友。

於能上船年齡,各家公司要求,有3歲以上能登船(啦,到南極後沒法下船登陸)、有5歲以上、有8歲以上,有要求12歲以上。

哪家公司要求幾歲這裏寫了,想帶小朋友去南極諮詢我們~不過,我們個人建議小朋友10歲以上帶去南極,因為我們覺得去收穫,浪費了高價船票,而10歲以上小朋友會有多收穫。

比如之前我們企鵝直播邀請到11歲P神,他直播分享能看出他南收穫。

來説,小朋友界定區間是16歲以下(公司可能),費用呢是各家公司政策,有以下幾種(前提條件是小朋友和兩個大人住一間):A,小朋友免費B,小朋友每晚150或250美元C,小朋友半價或者六折D,小朋友和大人價注意,如果一個大人一個小朋友住一間話,是會D這種情況收費。

知道什麼,告訴家人去南有一絲,他們負眾望,聽到消息臉寫着“沒事吧?”“世界那麼大,啥要去那兒?”傳統印象裏南危,大多數人覺得南極企鵝和雪,頂多再加個雪龍號撞冰了?但其南極複雜,所以科普課堂開一下:南極,世界上最南大陸,是後一個發現大陸;冰極,世界上90%冰南極,冰蓋厚度2300米處冰有4000多米,這於3個泰山海拔冰雪疊加;(圖:衞星圖像合成南極冰蓋,反光時呈現着珠貝光澤)寒極,大陸,勘測到最低温度是-89.6°;風極,風速100米/秒(12級暴風33米/秒);旱極,撒哈拉還乾燥,南極洲內部區域年均降水量50毫米(雪形式),相比之下,撒哈拉沙漠每年降雨量是它兩倍。

每年旅遊開放 11-3月是南極夏天,常規線路有三條,南極半島夏天白天氣温-2°左右,極地和極端天氣下是專業探險科考人員才有機會面。

南極植物和動物沒有北極,但有活火山和接近火星地貌幹谷——肯谷。

肯谷我心裏是南點有誘惑力地方,因為這裏發現過許多隕石——來自月球ALH81005、來自火星EET79001,40億歲能夠證明火星存在過生命ALH84001。

除此之外,這裏有地球上古老800萬年前冰層深藏地表之下。

1億萬年前超級大陸分崩離析,南極洲漂移南極點上方並在那裏,1400萬年前幾千萬年來,冰蓋,這時幹谷內部時間開始停滯。

南極洲作為後一個人類發現陸地,以來是獨一無二存在。

1400萬平方公里土地上即使現在只有49個臨時基地,冰蓋上生活3000名科學家外,每年到達這裏遊客有3萬人。

冬天,整個大陸只剩1000人左右。

(南極和中國面積,這麼一個地方冬天只有一千人。

)有關南極書和紀錄片讓人明白這個大陸是如何眾,聽專業人士講座時體會到這種眾裏藏着多少危險。

任長城站和中山站站長並三次越冬考察湯妙昌教授逾七旬,當回到南極回到長城站時那種激情讓他看起來如年初徵時。

湯教授講了許多當年工作中發生事,那些話語親歷者口中講出來衝擊力。

百廢待興中國當年並不能這些科考人員提供條件,去南極洲考察建設付出代價是此時我們無法想象。

Cierva Cove冰實是多,藍冰、浮冰各種形態一,浮冰衝鋒艇並不是,探險隊員小心駕駛避開那些大塊冰和黑冰以免發生危險。

”看加布裏埃爾書時她提到有些人一次一次回到南極,那種是會因為氣候或什麼別的困難而消磨。

“我聽人談起這個地方意義、感覺、感情和靈魂什麼,但你沒法説。

這像試圖尋找生命意義。

我來説,它存在意義。

”船上十天,覺得累。

因為晚上捨不得睡早上想早早起,不管什麼時候睜眼探頭出去一個。

恰如探險隊長話:如果想睡覺,回去你們有很多時間。

每晚探險隊和旅行社會第二天天氣海冰情況打印發放當日行程單,所以起牀第一件事到門口取當日行程。

(要謝謝每晚工作到深夜旅行社和探險隊夥伴。

)去年NASA南極發現那塊矩形冰山四邊整整齊齊像幾何老師精確測量後裁切一樣,這塊充其量是體育師裁。

今天,我們登陸洛克羅伊港(Port Lockroy),去南極唯一郵局同時是博物館前英國站。

登陸之前郵局工作人員上船給大家做介紹:郵局每年夏天營業4個月,工作人員是志願者,志願者沒有專業要求所有人可以申請。

洛克羅伊港登陸者有人數控制,每天超過350人,每次超60人。

到達,身後英國站。

1899年比利時探險家發現了這裏,1904年探險家沙考到達此地併其命名,1931年這裏是捕鯨者港口。

後來,二戰期間英國秘密海軍行動將這裏建立成第一個南極洲英國基地,直到1962年廢棄。

1996年南極洲遺產基金會啓改建博物館、郵局和紀念品店。

(命運有點多舛)這是南極唯一可以花錢地方,誰能想到有朝一日會因為擔心買不到紀念品而企鵝扔?買了明信片和南極紀念旗,併同志們蓋章。

1美元包郵任何地方,如果你收到話。

超MINI商店,這裏做博物館展覽,重現1944年工作人員實際生活狀態。

那時工作人員是男性,所以門上牆上有很多手繪美女畫。

麻雀實在,雖然五臟俱全。

消費完出企鵝,這裏企鵝是巴布亞企鵝,叫金圖企鵝、白眉企鵝。

巴布亞企鵝、阿德利企鵝、帽帶企鵝同是阿德利企鵝屬,雖然是典型海鳥,但現在企鵝會飛。

這是整個南極最近距離接觸企鵝地方,南極條約規定人不能靠近動物5米以內,但這些企鵝是生活工作站裏,所以不僅身邊你腳上走過去。

現在是企鵝褪毛季節,出發前隊叮囑:企鵝換毛期會不吃不喝幾周,它們站着以此減少能量消耗,這個時候身體不能受到驚嚇。

所以不要靠近它不要突然發出響。

讓它,待著。

,不動。

幼年企鵝身上毛是防水,它們需要褪掉這身絨毛換上防水皮毛。

換上裝備企鵝,危險邊緣試探。

關於這個英國站有件有意思事,1962年荒廢後這裏成企鵝棲息地,啓消息傳開時遭到一些學者專家和環保主義者,覺得這樣企鵝有影響。

英國人上來那股勁是軸,扯了一條分界線, 只有企鵝,一邊人和企鵝可以走動。

五年後研究人員兩邊企鵝做研究——繁殖模式改變、飲食變差或者養育下一代成功率之類,結果發現:沒有任何。

南極氣候變化,晴天。

於是這樣陽光,陽光下冰山顏色變得。

這一塊像細冰沙堆積起來綿綿冰,恩,是帶着點檸檬味。

英國站回到船上時桌上備好當天水果和甜品,龐洛遊輪一生推。

南極上空臭氧空洞雖然速度變,但頭頂上這塊紫外線殺傷力是非同一般,即使室內要認真擦防曬,看向窗外時候要戴墨鏡,否則眼睛。

下午尼克港(Neko Harbor)登陸,是期待雪山。

行走這條路是探險隊提前考察過,安全區域裏插上旗,只在紅旗區域內活動。

畢南極,地貌積雪存在許多可控因素。

尼克港位於安德沃灣(Andvord Bay)深處,它名字源自一艘捕鯨船。

之前登陸過地方是沒有和南極大陸小島,踏上這塊土地才算站到南極洲上。

登山前考慮到會爬越熱所以穿少一點,擔心小孩體力能不能上。

但是多慮,孩子環境適應能力大人之上,是這樣前所未有體驗,他一路毫無停歇登頂了。

只是,爬一會外套脱掉,來之前怎麼會想到南極爬山想穿短袖。

所以世界是這樣,親歷之前判斷只能算偏見。

登上山丘頂端看到冰山一層層剝落痕跡,它們是靜止,但毫無疑問它們停下過腳步,知道哪個時候下一刻它們會冰川上脱離落入海中。

冰川斷裂像可逆生命軌跡速度前進着,1995年拉森A冰架崩塌,2002拉森B冰架崩塌;2017年,拉森C冰架裂縫延伸175公里。

這些守護者們堅守了幾千上萬年後離去,親眼看到這觸目驚心景象時,保護環境會是一句空話。

背後冰川,腳下山谷使得此處有於其他景色,語言此時變得毫無用處。

下山時遇到探險隊長,一位法國口音重到讓人皺眉帥氣先生。

哥哥合影時跪坐在地上,是無形,但你知道它在那裏。

嫌下山走路麻煩,一路滑下去,得虧滑雪褲質量。

尼克港裏住着很多金圖企鵝,下山後沉浸中看企鵝耍寶。

來之前看很多人説企鵝,但其實更多是,只要聞到這股味兒知道附近有企鵝。

企鵝雪地中會開闢一條可走可滑道路,那條路稱為“企鵝高速公路”,人類不能踏上去,並且如果企鵝要你眼前走,停下來讓它過,企鵝南擁有過馬路優先權。

企鵝周圍白色線體是它噴射狀,噴出一個發散狀圓圈,講究鵝!當天晚上是旅行社安排春節晚會(出門後總會發現多才多藝人),正在演出時落日海面點燃。

經歷利馬水道後體會到南極夕陽是如何震撼,太陽一點點落下,眼前從波塞冬到宙斯晚宴,有一刻,覺得空氣是滾燙。

夕陽盡時甲板上人收起,只是無言看着這片火紅海褪掉顏色。

旅行,時候是這樣,你出走,只為尋找回到內心路。

午夜十點落日,平行宇宙裏。

出發南極前劉同志製作了三塊易拉,想找個機會拿出來耍一下。

開簡報會時候提到波特角探險隊找了個塊雪丘大家拍各種照片。

應該認真招商一下,賺個飯錢是。

呀,他眼中有我。

相比較裸照和比基尼,短袖是啦。

和朋友小草妹妹,這倆人雖然沒有但穿實搭。

兩位小朋友追着打雪球,如果不是時間原因估計可以玩一天。

孩子,天地下盡情奔跑吧。

雪,能踩下去部分到小朋友膝蓋,整個人像是種雪裏。

一腳踩下去踩,雖然上面雪看着是白色但裏面是,這一層層冰雪,是多少多少年累積下來,南極只有無盡歲月才能凝結出這樣獨一無二藍色。

雪丘下面有海豹有海狗打架,雖然來了幾天,但每天兩次登陸/巡遊人表示像第一天那麼大驚小怪了,相片拍幾張走。

膨脹了,是膨脹了。

而對帝企鵝來説艱,企鵝爸爸要-60°冬天不吃不喝專心保護蛋。

衝鋒艇上,如果要想站起來拍照或者動作提前告知探險隊員,突然活動使左右兩邊有可能導致小艇翻沉,雖然穿着救生衣但沒有人想這裏面來個什麼營救。

附近有大片帽帶企鵝,雖然南極企鵝有很多種,但辨識帽帶企鵝。

因為脖子位置類似帽帶黑線形象稱帽帶企鵝,是阿德利企鵝屬。

呆萌中佼佼者。

近距離觀察帽帶企鵝時候發現了讓人爆笑,企鵝們下海國人過馬路,湊夠了一波彼此壯膽才敢往下跳,個別人家跳完了它出溜兩下回去了。

“HI,你好呀。

”“你來。

”“,你來。

”告別企鵝,開始藍冰中穿梭時遇上豹海豹。

看起來像慈祥大豆蟲。

不要它微笑欺騙,豹海豹處於南極食物鏈頂端,唯一天敵是虎鯨。

雖然此時看着但一張嘴嚇死人,而且喜歡戲弄企鵝後它吃掉,是大佬。

“媽媽沒有告訴你不要玩食物嗎?”南極麗顏色留給了東西,這些冰,這些雪。

南極藍冰並不是貨真價實藍,這些冰川冰是積雪沉澱累積而成,歲月裏雪一層一層鋪上面,,,擠壓中空氣排出,內部孔隙直至消失,陽光中波衍射能力橙光穿透冰層而出,只留下波長藍光緻堅冰層散射,這時看到藍色冰。

顏色代表它歲月。

當冰川從冰架上脱落下來雕刻成各種形狀,命運變直到徹底消失。

這塊藍色冰洞需要參照物才能明白它體積,我們是如何。

這個世界上沒有一種藍色能南極藍相媲美,它沁着時光裹着歲月,有力展示着千萬年流逝。

這一抹藍,值得跨過半個地球。

來之前心心念念想找Black ice ,終於Ada和探險隊員幫助下尋覓到。

黑冰不是黑色,而是數萬年擠壓後空氣完全排除後散射光很少因而海里看起來是黑色,打撈上起來像鏡子。

每塊冰有幾千上萬年歷史,來過去。

回房間倒上威士忌,南極限定特飲。

作為一個宇宙和時間着迷人,這樣時刻於我而言極。

我手上原子這些冰來於宇宙初始,萬年後我們於見。

沉浸於自我製造時廣播告知有鯨魚船側,這次可能是兩大小家庭。

船上關於鯨魚講座説過鯨魚尾鰭是和人類指紋一一無二,Happy Whale這個組織是專門致力於保護鯨魚,這上面可以你拍照片發上去並標註緯度,後知道這頭鯨魚出現過哪裏去過哪裏,可以認養一頭自己喜歡。

老劉半天因為沒法確認經緯度而放棄,有點可惜。

鯨魚捕食是這樣,沒有牙齒所以沒辦法咀嚼鬚鯨主要食物是魚蝦,幾頭鯨魚一起合作魚羣下方圍大圈然後螺旋狀吐出氣泡,魚羣泡泡嚇住後外遊使勁中間擠,然後座頭鯨張開嘴巴一口吞下無數小魚,閉上嘴水排除從而完成一次“吞嚥”。

爹媽着捕食,可這頭小小完全沉浸自己玩耍中,水裏翻騰打滾。

回到房間準備放下聽到外面有動靜,出去看是一頭鯨魚游到陽台下面。

是我告別嗎?,會見。

捕鯨時代過去,現在日本每年會商業捕鯨外其他國家很少有大規模捕鯨活動,所以南極滅絕的鬚鯨現來多。

可會有些國家有些組織捕獲鯨魚用以販賣,之前看到新聞俄羅斯有一座鯨魚監獄,那裏100多頭鯨魚生存環境等待着賣海洋公園用作訓練表演。

並不是每個人有機會到南極或什麼地方看到野生鯨魚海豚,很多孩子是通過這種方式認識這些動物。

只是希望能有對待它們方式存在,只是希望那些滅絕動物天性表演訓練能夠被儘快取締,讓孩子們看到動物們方式生存着。

今天登陸羅伯特角,比起之前攀登現在是輕車熟路。

象海豹有兩種,這種是沒有象鼻子那種。

象海豹是羣居動物,繁殖季節會沙灘佔地盤,一頭雄性象海豹外其他幾十上百隻雌性是它老婆。

不用羨慕它老婆多,其他年海豹會來挑戰,打敗會輸掉底褲趕走。

所以很多雄性象海豹身上多多少少帶點傷。

毛皮海豹,海狗,這睡覺姿勢注重隱私。

海狗是可以站靠後鰭來腿走,所以移動速度。

當天島上這一羣興奮幾次試圖攻擊人。

雖然每次探險隊員阻止,但有點嚇人。

咬肯定是咬不死人,但因為它們牙齒上細菌問題需要打三種抗生素,並且出現什麼問題最近醫療救援得幾天,所以還是小心不要惹它們。

安全會上有提到,動物會攻擊它人,所以儘量不要背它們不要蹲下,如果發生攻擊事件,記得舉高雙手後退。

雖然覺得這個技能戰鬥指數0,但好歹瞭解一下。

邁着心事滿滿步伐,感覺是去開家長會。

回到船上遇到日麗號姐妹船南冠號,茫茫大海航行這麼多天,終於遇到另外一艘船並且是姐妹船實有意思了,船上工作人員興奮。

然後,他們伸出一隻搞笑手✋打招呼。

哈哈哈,每次看到這張照片會忍不住開心。

一天,每一天是一天。

陰天,風。

看到長城站時是有些,因為登上長城站需要一點運氣。

雖然旅行社早早規定提交申請,但直到出發前才能確定是否可以登島,登島後可以做些什麼,這是我們使用中科考站。

長城站位於南設得蘭羣島喬治王島,是我國南建立第一個科考站,1984年起歷時一年建成。

現在科考站擴建4次,夏天可以容納60人,冬天供20人左右越冬考察。

一上島看到了熟悉幾個詞,國內稀鬆會引起任何人情緒字眼,這裏看到有了回家感覺。

距離各個城市距離,離家17095公里。

改裝後履帶車,適合在長城站工作。

工作人員自己無土栽培室,現在城站衣食條件不算,但水果和蔬菜不能敞開供應。

一公斤物品只是運費幾十美金,是能省省。

大家紛紛説知道這樣船上帶點水果下來,離家萬裏人,此刻這些駐守科考人員。

喜歡進博物館小孩,長城站紀念館看津津有味。

以前科考人員,條件。

老劉身旁足球是信號基站,這裏不但有祖國同胞有祖國通信,長城站裏有聯通信號並且是國內資費。

可惜,習慣手機是板磚人沒有帶手機下船。

工作人員閒聊時他送哥哥一枚可以貼衣服上國旗紀念標,旁邊另外工作人員説這可是沒有事,禮物雖讓小朋友開心很久。

那位工作人員長城站工作11個月了,來來回回遊客知道是否會勾起他們思鄉情緒。

因為是旅途後階段,漂了這麼踏上長城站感覺。

長城站是此行見到科考站裏面積,設施。

有些榮譽感,離家越久越產生。

(如果有想去南極,建議選擇長城站放在後面行程。

)結束城站登陸後遇到一塊奇特冰山,開始以為是一塊,後來靠近後知道是兩塊完全冰山。

這塊大理石一樣冰山屬於斑紋冰山,這種冰山不算但見。

延伸閱讀…

南極旅行對小朋友的要求是什麼?_選船攻略

10歲小孩子可以去南極嗎

斑紋冰山有些呈現藍色條紋有些是綠色或者黑色黃色條紋,這是因為有些冰山崩裂落入水中後有些會迅速結凍,如果海藻它們會呈現綠色,如果有冰山沉積物會呈現黑色黃色,這些斑紋看起來像“年輪”一樣。

另外一塊是這幾天看到多桌狀冰山,如果説它有什麼點,那有點吧。

這兩塊冰山南極冰算不上什麼大,哪怕上面那塊小小的角落飛鳥映襯下顯得無比只是普通冰山。

早上老劉發現一塊冰山,錄冰山這頭到那頭視頻足足有23秒。

中午時探險隊長播説我們幸運遇到了編號A157A巨型冰山,這塊冰山26公里。

(是怎麼拍拍不下來,下面這塊不是。

)離開羅伯特角和喬治王島,船駛向威德爾海(Weddell Sea),這個令人生畏令人嚮地方。

1915年1月,歐內斯特.沙克爾頓駕駛着“”號(Endurance)凍住浮冰困於此處,幾個月過去船身周圍冰着”“號。

10月27日,沙克爾頓召集他船員:“船和貯備沒有了,現在我們要回家。

”每人允許攜帶2磅裝備,一位船員班卓琴外其他任何不必要東西包括錢財要留下。

他們呆營地等待隨冰漂移,直到1916年4月遇到開闊水域得以放下救生艇駛向海象島(Elephant Island)並此商議如何自救。

他們決定乘坐救生艇去往700英里外南喬治亞島上捕鯨站,於留下22人和即出行6個人,求救計劃看起來希望。

這個原本不可計劃進行到第14天時,南喬治亞島懸崖出現他們視線裏。

即到達岸邊時一場風暴救生艇撞碎,過了兩天後這艘破船終於到岸是無人居住那,沙克爾頓需要繞行90英里才能到達他們目的地。

於是沙克爾頓帶上他兩名夥伴開始36時疾行,他讓同伴每次睡五分鐘他來望風,讓同伴打起精神頭,他告訴睡了五分鐘同伴他們睡了半個時。

終於,他們看到捕鯨站。

捕鯨站站看到本以為死掉看起來死人什麼區別沙克爾頓時大吃一驚,他熱情招待並救出了島另一側三位夥伴。

沙克爾頓發電報海軍部請求救援,但海軍部並打算這位商船海員幫助。

他南美後烏拉圭和英國船東那裏借船,但兩次下海浮冰打回來。

直到8月中旬,沙克爾頓乘坐智利政府借他蒸汽拖船抵達海象島,島上人看到有船後發信號,他們燃起火升起旗幟,可是升旗裝置和旗子了,於是他們一件巴寶莉外套綁旗杆上舉到能舉到位置。

這些隊員,缺吃少穿冰天雪地裏宿營整整四個月了。

船上沙克爾頓看到只有一半“旗幟”以為船員沒有堅持到他到來,然而他拿起望鏡看時發現岸邊有人,一個一個數22個,一個。

“他們那兒,他們那兒。

”這一天距離沙克爾頓離島過去128天。

“他把望遠鏡放回盒子,我轉過身來,他臉上流露出我見過深情。

”——同行船員沃思利後來説。

沙克爾頓離開求救時留下紙條一位船員,如果他離開20天沒有回來,留守人打開那張紙條。

那條紙條打開過。

紙條上寫着:我會回來營救你們,如果我不能回來,那我盡我能了。

“我們是無法停歇傻子,將土地留在身後。

卻激情燃燒要去南方,風中飲天地狂吼。

明智者安然坐世界,淡出了我們無悔視線。

去跨越未知海洋,為了事業我們蹣跚向前。

”1921年,47歲沙克爾頓再徵南極,可惜第二年心臟病去世,她遺孀留話:請沙克爾頓埋葬南極。

英雄時代,落幕眼前這片威德爾海。

威德爾海隸屬南大洋,它而,是許多冰山發源地,此時沐浴清晨暖陽中。

逆光裏,阿德利企鵝站浮冰上。

行程,想每一塊冰記到心裏。

下面這塊冰山上有一條條溝,説之前這是浸海里部分。

水中時,冰裏困住空氣釋放出來形成這些溝,冰山融化,當融化到發生變化時刻冰山會翻轉過來,水下部分露出來變成現這個樣子。

今天巡遊地點到早上出發前沒有接到任何通知,雖然早早看到探險隊員出發四周但並沒有什麼確定方案。

直到廣播響起知道三個時尋找,探險隊找到了一塊浮冰,我們這塊浮冰上舉行一場冰上酒會。

檳塔,甜品台,形式氣氛到位。

船頭上嗨起來船長,像傑森斯坦森是船長,像休格蘭特是副船長。

整船顏值全部在線。

打滾、翻跟頭、脱衣服,氣氛點燃了威德爾海。

一起玩堆雪球遊戲,輪流往上放,誰放倒了今年繼續做單身狗。

領隊小白同學,請明年加油。

此行後一個登陸地,小孩聽説是看企鵝有點,但想到是後一個有些捨。

島上有南極數量企鵝——阿德利企鵝,這種企鵝是整個腦袋是,褪毛樣子帽帶企鵝、金圖企鵝,他們絨毛是棕色,掉一塊塊樣子莫西幹。

雖然換毛換形象無,但阿德利企鵝是南極原住民。

南極看到很多企鵝是同時生活南極半島和周邊島嶼上,夏天來南極半島繁殖,冬天去温暖亞南極島嶼。

只有阿德利企鵝和帝企鵝這兩種是生活南極。

整個島上企鵝基本處於褪完毛狀態,這一隻,是天生慢半拍嗎?整島它毛茸茸。

這張照片上同時金圖、帽帶、阿德利三種企鵝,雖然他們同是阿德利企鵝屬,但之間存在生殖隔離,通婚噠。

南極企鵝品種眾多,個頭差距。

帝企鵝6歲小朋友差不多,長眉企鵝身高像初生嬰兒。

企鵝祖先,可不是現在這些可愛呆萌小傢伙。

這種古冠巨企鵝化石南極洲西摩爾島發現,4000萬年前島上氣候火地島十分相似。

回頭看,覺得現在企鵝可愛。

惹不起,惹不起,走了,走了。

沒有認出遇到任何一種飛鳥,所以,這一隻是無名氏。

Hope Bay旁有一處阿根廷科考站,這個科考站雖然不是那個因劇透刺傷同事站,是個有故事站。

(下圖)這個科考站上1978年出生了一名叫Emilio Marcos Palma孩子,孩子父親是當時這座科考站站,他是第一個出生南極孩子。

那時爭奪南極所有權,各國可謂損招百出。

智利隨後送來孕婦南極生產,南極出生11個孩子誕生這個階段,阿根廷8個,智利3個。

不過是英國,因為之前英國方面宣佈過南領土擁有權,所以當Emilio出生後英國當局宣佈他有權要求獲得英國海外領土公民身份。

,Emilio沒有“行使”過這個權力。

離開Hope Bay時探險隊員説後面有其他等待登陸人,可以帶我們去旁邊看一羣very very young penguin。

拐了兩下來到一塊浮冰上, 拍到了此行喜歡企鵝照片。

換上皮毛企鵝,每一根毛看起來像刺,陽光下閃着光澤。

看到後這羣小朋友這種生活極地動物敬意,企鵝鵝生完全像我們想象那樣每天只是呆萌曬曬太陽。

企鵝們伴侶關係動物界中算得忠貞,繁殖季節會通過叫聲尋找方。

交配後雌企鵝生下蛋交給伴侶來孵化,企鵝爸爸蛋放在兩隻腳上身體它保温孵化。

阿德利企鵝寶寶出生後,父母們要外出100英里找到捕食地方然後回去餵孩子,藉着走100英里捕食,如此循環。

而對帝企鵝來説艱,企鵝爸爸要-60°冬天不吃不喝專心保護蛋。

延伸閱讀…

幾歲小朋友能去南極旅遊?南極旅行對遊客的年齡和身體 …

設有不同的年紀規範。目前前往南極的船公司當中,最低年齡 …

雌企鵝海里努力尋找磷蝦然後趕回去。

這個過程,是三個月,危險而三個月。

《冰凍星球》裏企鵝爸爸身體消耗到危及生命程度而伴侶沒有回來時,它們會放棄蛋去尋找食物;有些企鵝媽媽努力趕回來面是夭折孩子。

企鵝蛋即使沒有凍死沒有賊鷗偷起來,有可能因為其中一隻體質更弱而父母放棄,企鵝來説撫養兩個孩子困難,它們會選擇多食物和精力放在那一隻身上。

自然界裏生存,。

順利完成後一次登陸,後一次靴子認認刷洗後南行後一部分便是穿越德雷克海峽回到烏茲懷亞。

攜子到南極,我動力一份:一個孩子,鮮活生動年齡,沒有世俗污染了身心,他船頭迎風而立,一個而南極撲面而來時,會發生什麼?以前感覺“十萬個什麼”之類書籍有多,直到幾天前,女兒突然爆發了,媽媽,什麼天上會有彩虹,李白什麼要去敬亭山,小蝌蚪什麼媽媽得?,這不算什麼,是,你她一個答案,她眼睛圓圓地看着你,接着問,什麼?OMG,誰知道李白什麼去敬亭山,他是不是住那兒了,住了幾天,是不是每天去山上看雲,山上有沒有蚊子,有,那些鳥飛哪兒去了?當時我心裏升起一個念頭,乾脆帶她去趟南極吧,即使她問出李白什麼沒到南極類問題,我有充分理由!説!話!,我師姐馬力,境界可比我多啦。

是什麼,會促使一位媽媽下決心帶孩子到南極?去南極時,Pony九歲,我四十;他不到一米四,我只有一米五;出發前他感冒咳嗽,錯過了期末考試,我停了調節內分泌藥。

周圍一片勸阻。

“媽媽,我是到南極年齡孩子嗎?”“不是。

我只想知道,那些去過小孩兒,回來了嗎?”平生第一次,上路前,我失眠了——我們這拍檔,搭伴走過歐亞一些地方,瑞士聖莫里茨湖邊奢過,斯里蘭卡洪水氾濫鄉間驢過,但沒“”到戈壁走遍藏區足跡縱橫七大洲程度,更何況赴世界之外南極?攜子到南極,我動力一份:一個孩子,鮮活生動年齡,沒有世俗污染了身心,他船頭迎風而立,一個而南極撲面而來時,會發生什麼?,存在另一條風景路他和眾人一起爬上山頂,此時可能山上探險隊員開闢出來天然雪道滑梯速滑下落。

下山人海灘和金圖企鵝攀交情。

探險隊員站腰海里,鐵鍁推着浮冰,以便後面橡皮艇能夠登陸。

這是典型南極日場生活場景:着榨菜、辣醬喝碗船上大廚發明中西合璧“粥”後,開始穿戴登陸前的裏三層外三層裝備:功能性保暖內衣、衝鋒衣、防水褲、羊毛襪、脖套、太陽鏡、手套⋯⋯、鏡頭放進防水揹包,組集合,換上高筒防水靴,趟過顏色消毒水池,上橡皮艇,乘風破浪,我們巡遊,我們登陸。

,一切鮮。

360度黑白灰藍。

冰原。

冰山翻轉。

黑色浮冰。

座頭鯨躍身擊浪。

八頭虎鯨出擊圍獵。

阿德利企鵝彷彿跳水。

兩隻年幼帝企鵝不知為何威德爾海。

有些金圖企鵝走向偷盜石頭犯罪生活。

威德爾海豹總是睡覺。

一隻受傷豹海豹躺浮冰上憤世嫉俗。

有人撿到了脱落海豹皮。

賊鷗空中掠獲企鵝一撕兩半。

島上地衣顏色絢爛如花。

風味道是企鵝味道。

天堂灣美如天堂⋯⋯登陸後,要爬雪山,這裏是南遊客熱衷“景點”之一,説站山頂景色。

往上走,讓我氣,下退,我甘心錯失風景,何況,我惦記着早早和別人衝上山Pony是否安全。

這狀態,我不是第一次遇到,無論是生活還是教育,堅持是放棄,你內心總有一種預設評判告訴你,你本可以這樣選擇,是不是另一條路上風景?但南極,它了我另一種可能性:就此打住,停那兒,試着現有位置眺望風景⋯⋯此時,團團灰雲漫卷天空,南極沒有了前方後方,它瀰漫四面八方。

這時候,沒有手機鈴聲,沒有喧譁人語,沒有機門噠噠聲,處,冰川斷裂,冰山翻轉,發出聲響⋯⋯這一刻,生命喧囂無關,現實無關,與一切微小、、世故無關,它存在着,敞開,像南極雲和海,漫過了經驗邊線。

下山來,Pony在岸邊:“媽媽,我滑了三次雪道,差點衝到海里!”這三次,我參與,看見,沒有照片留念。

但是我和他。

我放了自己一馬,才看到此行美景;我放了兒子一馬,他和南極大陸有了一次體驗。

是,他愛機會和能力晚上十點。

船駛入了拉美爾水道。

所有人包括船員,湧上甲板。

Pony十分善解人意地要求留在船艙裏:“媽媽你去拍照吧,我自己睡覺。

”拉美爾水道,暱稱“Kodak Gap”,1600米,11公里長,船行其間,兩岸雪山出,美可言。

船長細心地計算時間,日落前駛入,他降低了船速,以便我們有充分時間欣賞這條“十里畫廊”。

南極夏天日落,時間是怎樣啊——得讓人有時間實驗各種數碼曝光度和拍照模式,得足夠讓美女帥哥們船弦旁擺拍各種姿勢,得讓人終於自覺停下門手指,鏡頭而自己眼睛去接納那鋪天蓋地美。

這一刻南極足以讓漢眼眶濕潤。

但,日落後,南極有什麼?後一片日落餘暉玫瑰灰掠過海面,我轉身走向船左舷,一抬頭,一輪圓月掛在了天上,彷彿誰素描習作釘在那裏,月亮上橫掃着炭灰筆調。

浮冰上,一隻海豹懶洋洋翻了個身。

“海上生明月,天涯時。

”拉美爾水道看過南極月出的人,會會找到知音?因為那樣月夜是不可思議。

這時,心裏反反覆覆出現,一百年前第一位到達南極點挪威人阿蒙森説那句話:“這裏仙境。

”從晚上十點到凌晨一點半,我站甲板上,覺到時,浸透。

回到船艙客房,兒子呼呼酣睡,牀茶几上赫然放着一個銀色託盤,裏面是全套茶茶具和我喜歡橘子茶包,茶壺裏水滾滾!我坐下來,沏一杯橘子茶,喝,身體內而外起來。

想感嘆船家管家式服務如此周到,我看到了茶托旁東西:船方提供籤紙上,兒子圓珠筆畫了一瓶花。

Pony不善繪畫,畫一瓶花,是要費些工夫。

這花告訴我,這茶不是船上例行服務,這些是兒子媽媽準備禮物。

是什麼告訴他,我歸宿會需要一杯茶?是怎樣一顆心讓他想到看南極日落歸來要有花迎接媽媽?這壺茶,這瓶花,這一次南極月夜愛教育,是我在世界上地方收穫一份温暖禮物。

它讓我知道——一切旅行,不過是真善美訴求,於孩子,旅途中,看過多少美景,記住多少知識,是天地他仁者心,讓他有學習愛機會,能力。

他説,媽媽,什麼試試你喜歡?南極行,開始時一到登陸,我急三火四,叮囑Pony戴帽子戴頭套戴眼鏡,兩個人整出一身汗;登陸後總貪心,擔心設置鏡頭焦距不夠,擔心他錯過看企鵝看海豹看各種該看東西⋯⋯殊不知,孩子有他自己尺度,Pony南極旅行上中,沒有標註“南極十大不可錯過體驗”之類東西,沒有舉着旗幟擺拍各種“到此一遊”照片既定任務。

半月島,Pony用徠卡孜孜不倦地拍企鵝,因為他想回去讓同學看看“企鵝肚子下面世界”什麼樣;他船上同行攝影師叔叔學習如何拍攝飛鳥,然後自己一兩個時甲板上實踐練習,他拍了一千多張照片,幾張,但那段時間裏他仰望了多少飛翔姿勢啊。

拉克羅港 ( Port Lockery )體驗南“購物癮”時,大人們買南極明信片、郵票、企鵝公仔和印着企鵝圖案T恤而參觀島上小型博物館,那裏保留着當年英國駐紮人員鍋碗瓢盆、瓶瓶罐罐,軍服、美女照。

Pony商店角落裏翻找,他想一套徽章。

這套徽章是英國南極遺產基金會紀念當年英國探險隊斯科特五人到達南極一百週年發行,每枚徽章上印有一位隊員頭像和名字。

很少有人能記住這五個繼挪威人阿蒙森後第二批到達南失敗者名字和,他們自己會想不到,一百年後,一個中國孩子記住了他們。

Pony告訴我:“南極讓我學會了一個詞,試!媽媽,你懂得去試一試?”啊,作為父母,我們總鼓勵孩子去試,很多事,我們自己有沒有去試,。

我試了。

南極,我沒有登頂那麼多山,沒有拍那麼多照片,但我告訴自己,我做了一個膽嘗試——兒子帶到了這裏。

人生不是遊樂場,何時説Yes,何時説No?其千里迢迢來南極他Say No,不如放手讓他自己去選擇如果這世界有末日,場景模板之一,可能南極島(Deception island)。

島一處環形火山口,火山口部分倒塌,形成了一條天然航道,火山口內部湖區。

無論外面如何風浪滔天,港灣裏是水波。

這裏是世界上安全港灣之一。

島上有一座名赫克特(Hektor)廢棄煉鯨油廠,是當年英國人租賃挪威人,專門用來處理捕鯨人利用鯨脂煉油後處理不了鯨屍。

這裏火山1969年噴發,害得當時駐守這裏5名英國人頂着瓦楞鐵板躲避四處迸射火山岩落荒而逃,智力站派出飛機營救得以脱險。

登陸島鯨魚灣前,每個遊客告知:如果不想錯過南極最刺激活動之一——下海游泳,要提前內着泳衣。

下海還是需要勇氣,雖然火山使得這裏地資源十分,沙灘上挖個坑,裏面汩汩而出的水燙手,岸邊海水混合了温泉,水温,可是走下海十幾步,水温驟降,那是冰火兩重天啊!出發去南極前,Pony感冒,鼓勵他下海會會引起生病發燒?船上病起來,可怎麼?可是不要他試,萬裏迢迢來南極,了對他多説一次“No”嗎?我轉悠到廢棄油桶那裏大拍特拍幾隻海鳥,想自己一點時間,作為媽媽,何時説Yes何時説No,時機把握,是個智慧。

可是一回頭,Pony沙灘上脱光了,這一回,他自己做主了——YES!接下來是典型電影鏡頭:兒子南泳池,衝下海,跑上來,衝下海,跑上來⋯⋯門聲伴着尖叫聲,喝彩聲混着大笑聲,兒子得到了“企鵝跳水俱部”會員資格。

沒感冒發燒,這次經歷讓他自信滿滿,回來後贏得很多女孩“友誼”。

南極歸來,我做過很多分享很多採訪寫過很多文章,總是問到問題是——,帶孩子到南極,會收穫什麼?知識?經歷?意志力?還是成長中記憶?南極行,,我想做船長,引兒子看世界。

地,我知道了,他開船,不如教他掌舵;他鋪路,不如教他辨認地圖;告訴他方向,不如讓他懂得選擇;讓他選擇,他得有選擇能力;他要有選擇能力,得知道什麼是真善美。

天地之間,地球之上,沒有幾個地方,南極,還存有、善、美。

很多人問Pony:“南極好玩嗎?”他説:“南極不是遊樂場,但是,南極會讓你學會思考。

”有什麼禮物,能比給孩子思想呢?馬力 | 70後非辣媽,北大中文系碩士,任知名青少年出版公司總編輯,現北京一起獨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

攜子到南極,我動力一份:一個孩子,鮮活生動年齡,沒有世俗污染了身心,他船頭迎風而立,一個而南極撲面而來時,會發生什麼?以前感覺“十萬個什麼”之類書籍有多,直到幾天前,女兒突然爆發了,媽媽,什麼天上會有彩虹,李白什麼要去敬亭山,小蝌蚪什麼媽媽得?,這不算什麼,是,你她一個答案,她眼睛圓圓地看着你,接着問,什麼?OMG,誰知道李白什麼去敬亭山,他是不是住那兒了,住了幾天,是不是每天去山上看雲,山上有沒有蚊子,有,那些鳥飛哪兒去了?當時我心裏升起一個念頭,乾脆帶她去趟南極吧,即使她問出李白什麼沒到南極類問題,我有充分理由!説!話!,我師姐馬力,境界可比我多啦。

是什麼,會促使一位媽媽下決心帶孩子到南極?去南極時,Pony九歲,我四十;他不到一米四,我只有一米五;出發前他感冒咳嗽,錯過了期末考試,我停了調節內分泌藥。

周圍一片勸阻。

“媽媽,我是到南極年齡孩子嗎?”“不是。

我只想知道,那些去過小孩兒,回來了嗎?”平生第一次,上路前,我失眠了——我們這拍檔,搭伴走過歐亞一些地方,瑞士聖莫里茨湖邊奢過,斯里蘭卡洪水氾濫鄉間驢過,但沒“”到戈壁走遍藏區足跡縱橫七大洲程度,更何況赴世界之外南極?攜子到南極,我動力一份:一個孩子,鮮活生動年齡,沒有世俗污染了身心,他船頭迎風而立,一個而南極撲面而來時,會發生什麼?,存在另一條風景路他和眾人一起爬上山頂,此時可能山上探險隊員開闢出來天然雪道滑梯速滑下落。

下山人海灘和金圖企鵝攀交情。

探險隊員站腰海里,鐵鍁推着浮冰,以便後面橡皮艇能夠登陸。

這是典型南極日場生活場景:着榨菜、辣醬喝碗船上大廚發明中西合璧“粥”後,開始穿戴登陸前的裏三層外三層裝備:功能性保暖內衣、衝鋒衣、防水褲、羊毛襪、脖套、太陽鏡、手套⋯⋯、鏡頭放進防水揹包,組集合,換上高筒防水靴,趟過顏色消毒水池,上橡皮艇,乘風破浪,我們巡遊,我們登陸。

,一切鮮。

360度黑白灰藍。

冰原。

冰山翻轉。

黑色浮冰。

座頭鯨躍身擊浪。

八頭虎鯨出擊圍獵。

阿德利企鵝彷彿跳水。

兩隻年幼帝企鵝不知為何威德爾海。

有些金圖企鵝走向偷盜石頭犯罪生活。

威德爾海豹總是睡覺。

一隻受傷豹海豹躺浮冰上憤世嫉俗。

有人撿到了脱落海豹皮。

賊鷗空中掠獲企鵝一撕兩半。

島上地衣顏色絢爛如花。

風味道是企鵝味道。

天堂灣美如天堂⋯⋯登陸後,要爬雪山,這裏是南遊客熱衷“景點”之一,説站山頂景色。

往上走,讓我氣,下退,我甘心錯失風景,何況,我惦記着早早和別人衝上山Pony是否安全。

這狀態,我不是第一次遇到,無論是生活還是教育,堅持是放棄,你內心總有一種預設評判告訴你,你本可以這樣選擇,是不是另一條路上風景?但南極,它了我另一種可能性:就此打住,停那兒,試着現有位置眺望風景⋯⋯此時,團團灰雲漫卷天空,南極沒有了前方後方,它瀰漫四面八方。

這時候,沒有手機鈴聲,沒有喧譁人語,沒有機門噠噠聲,處,冰川斷裂,冰山翻轉,發出聲響⋯⋯這一刻,生命喧囂無關,現實無關,與一切微小、、世故無關,它存在着,敞開,像南極雲和海,漫過了經驗邊線。

下山來,Pony在岸邊:“媽媽,我滑了三次雪道,差點衝到海里!”這三次,我參與,看見,沒有照片留念。

但是我和他。

我放了自己一馬,才看到此行美景;我放了兒子一馬,他和南極大陸有了一次體驗。

是,他愛機會和能力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